【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】迟到70年的“英雄会”

2019-05-14 21:10

    

   “首长好!终于见到您了!”

    5月6日,高新区诚悦大酒店门口,一个耄耋老人泪眼朦胧,微微颤抖着举起右手,向他的老首长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。两人张开双臂,紧紧相拥,久久不肯松开,哭得宛如孩童。

    这两位老兵,一个是定居莱州的89岁的国丰永,一个是专程从江苏无锡赶来相见的93岁的潘宗道。

    两人虽已英雄迟暮、相隔千里,却有铭记一生的经历:70年前,他们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华东野战军9纵26师独立92步兵炮连的成员,都是为民族独立、人民的解放和幸福而浴血奋战的功臣,一个时任连队指导员,一个担任连队通信员。

    抗美援朝前夕,他们匆匆分手,一别七十载。穿过历史的云烟,跨越千山万水,因报纸刊登的一则新闻牵线搭桥,两位战友终于梦想成真,相拥在家乡烟台,互诉衷肠。

    他们是连队仅存的两人,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今天,他们再次吹响“集结号”。

    七十个年头未相见

    从莱州市到高新区,距离不远,仅2个多小时车程,但行驶在路上,国丰永却觉得太过漫长,一遍遍问着,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这一天,国丰永终于要和他一直挂念的老首长见面了。前一夜,他兴奋得像个孩子,一夜无眠,心里想着见到老首长时要说的每句话、每个动作,回忆着跟老首长在一起的点滴往事……

    “首长好!”11时许,诚悦大酒店,透过车窗,国丰永一眼看到了站在台阶下的老首长,他推开车门、整理衣装,蹒跚的脚步往前紧迈了两步,一个立正站好,“给首长敬礼!”

    “小国,好好好……”翘首以盼的潘宗道瞬间热泪盈眶,他张开双臂,与国丰永相拥而泣,泪痕交加。

    为了这解放战争胜利后的一个敬礼、一个拥抱、一次相聚,他们等了70个年头,一个新中国成立的时间。

    英雄团聚,两人都已不再年轻,白发鬓鬓,皱纹深深地刻在了额头,可当年那段峥嵘岁月,那份过命之交,依旧记忆清晰,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当年咱连队的那些人吗?”“怎么不记得,印象太深刻了,可惜现在就剩下咱俩了……”坐在椅子上,两位战友自然地聊起了过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国丰永记忆比潘宗道要好一些,有些事,潘宗道已经模糊不清,国丰永就提醒一下。“我记得淮海战役打碾庄时,咱们打进敌人地堡,你缴获了一双布鞋没舍得穿,那可是‘宝贝’啊。”“对对,那时候你是通信员,需要到处跑路帮我传令,你比我更需要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一起打过淮海战役、渡江战役、上海战役,当时子弹就从我们脸边飞过,死了很多兄弟。最危险的时候,我冲在前面,宁可自己吃子弹也要保护首长,这种战友情是经历生死考验的,一辈子忘不掉。”回忆一起走过的岁月,国丰永神采奕奕、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在国丰永的印象中,潘宗道不仅英勇无畏、战术得当,做政治思想工作也很拿手,“当时他经常给我们开座谈会,战友们坐在下面很安静,我们都爱听!”

    “小国是个好兵,他品质好,很机灵、很勇敢。当年分开后,我没想到他还活着,更没想到我们还能再见面。”潘宗道哽咽地说,在部队,他们就是生死与共的战友,就是患难与共的兄弟,他们之间的情谊用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座谈过程中,两位老人的手久久握在一起。潘宗道为这次相见专门写了一首诗:“枪林弹雨战友情,生死患难赛兄弟,70年前建战功,70年后再相聚,铁心永远跟党走,衷心赞颂习主席,红色基因传新人,强国强军创奇迹。”国丰永听了,泪花顿时涌出眼眶,与潘宗道的手握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三代人苦寻老首长

    潘宗道于1944年参军,老家在海阳市;国丰永于1948年入伍,老家在莱州市。他们的初次相识,是在1948年。

    当年,潘宗道任26师独立92步兵炮连指导员,他所在的部队参加济南战役,120多人的连队伤亡56人,亟待补充新员。国丰永所在的西海军区独立二团接到命令,补入潘宗道所在部队。国丰永因表现突出,到连部当通信员。由此,两人开始了一段生死与共、守望相助的峥嵘岁月。

    在2年左右时间里,他们经历血与火的洗礼,立下赫赫战功,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。直到部队准备开赴抗美援朝战场前夕,潘宗道升任营部教导员,国丰永成为九纵炮兵团通信兵,两人分开战斗,失去了联系。  1952年,国丰永负伤,从朝鲜归国,回到莱州务农。潘宗道抗美援朝归国,后任集团军政治部主任、副政委等职,退休定居无锡。

地图 宝贝电影网